似水流年,安身立命
创建时间:2014-06-23
所属分类: 校刊选读

似水流年,安身立命


高二·36 刘晨迪


一觉醒来,在飞驰的列车上,有片刻的迷茫。耳机中还有清冷女声浅唱低吟着和风歌曲,钢琴伴奏。


窗外一片苍莽。天空中云朵飘忽不定,露出碎碎深蓝,像一件纱裙。终于想起来我是在从一个城市去往另一个城市的路上。一个被称作我的家乡的城市,去到一个有着我的亲人的城市。心中升起隐隐疼痛之意。家乡,明明是那么温暖的词语,可是它之于我却那么陌生。离开那里,用逃离的姿态。可是,又能逃离到哪里。就算那里是祖国的心脏,就算那里繁华不尽,就算那里有我挚爱的父母,可是那里毕竟不是我出生并一直生存的地方。没有一座城市可以让我安稳终老。


荒原望不到尽头,行驶了许久也不曾驶出这片灰褐色的土地。这样萧瑟的秋天,枝桠干枯伸展,仿佛能看出苍凉的颜色。而那个被称作我的家乡的地方,却依旧绿意盎然。忽然想起在繁花满桠之春,家乡还裸露光秃。似乎是与时间无关,时间自流逝而去,它自悠然前行,各自相安。不像是我正在奔赴的城市,永远熙熙攘攘。喧嚣的人群让我孤单冷漠。就像现在,荒凉的原野让我寂寂无助。


不可抑制的想起一句我最爱的话:似水流年,安身立命。


一直固执己见,认为安身立命的意思是在一座城,扎根生长,渗透每一个角落。它安放着我的大片大片的灵魂碎片。其他地方只是路过罢了,只有那座城,只有那片土,才是我真正的家园。自己在心底却早已偷偷反驳,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并非命定的那方天空,并非一成不变的眼中景色。安身立命,不用借助任何外力就可以,是自己内心安宁。不论在哪里都能迅速接受,不论是否被动,总能从容不迫,自己内心永远像巨大汪洋,能容纳百川而风平浪静,安吾身于何处都不碍于立吾命于天地。这才是真正的安身立命。


只是需要宏大的气魄罢了,强韧的内心罢了。而我,做不到。所以自始至终未能学会心平气和的接受变动。也没学会安气魄于天地。这是败笔。


可是还有前半句话呢,似水流年。我曾是怕经历流年的,因为很怕自己很快就垂垂老去,蹉跎了一世的光阴。那些雄伟的誓言,那些恢弘的理想,就那么被一个个抛弃,真的是很伤心的事情。经年过后,我才明白,流年不止是增长了我的年岁,它更增长了我的见闻。流年从不曾剥夺我的理想,是我自己主动放弃。流年做的,只是磨砺我让我更加成熟睿智。


当我见识了广阔的世界,我自当四海为家。当我见识了真正的悲痛,我自心胸辽阔。当我见到了茕茕孑立的人,我不会再哭泣。


流年想必可以如清泉,浸润我双目,滋养我筋骨,灌溉我身心吧。总有一天,我会更澄澈,会明白“似水流年,安身立命”这魔咒般之于我的话的全部含义。到那个时候,也许我就不会在颠簸流离的途中,怀着悲伤的矫情,渴望归宿。


上一页:没有内容了
下一页:秋意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