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的雨,停了
创建时间:2014-06-23
所属分类: 校刊选读

那夜的雨,停了


高二30班  张心阳


一个家庭就像一辆破旧但还坚固的老车,在生活的漫漫长路上跌跌撞撞地前行。这条路并不算平坦,有时还会遇到暴风雨的考验。有的车辆上的人们团结一心,或拉或推,一齐渡过了难关,有的车则被这强劲的疾风暴雨吹得四散飘零。


那场暴雨从昨天就已有了苗头,积聚水滴的云彩沉甸甸地压在人们头上,等待着催促下雨的“最后一根稻草”。


母亲对父亲早有怨言,总说后悔当初找了这么一个人,让自己背上了过重的负担,终日被琐事所困扰。的确至少,在我眼里,母亲成天沉浸在哀怨里,很少露出开心的笑容,而父亲,也在日复一日地沉默着,只是透露出越来越强烈的冷淡。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母亲又忍不住说了两句冷言冷语,父亲咳了一声,回过头去看电视,家中忽然就变得好静,我吃到嘴里的饭也顿时没了味道。那天晚上,直到睡觉都没有人再说话。


临睡前,我望了望窗外,天阴得厉害。暴风雨就快来了。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我被窗外噼里啪啦的雨声吵醒,闹钟也随之响起,在一片嘈杂声中,我还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


父母在吵架,母亲在哭。父亲下床去给我做饭,好像还带翻了什么东西,好像没有人去捡。我坐在床边犹豫不决,是该去安慰母亲呢,还是照常起床刷牙洗脸,还是假装睡着等父亲来叫我……我的心情糟透了,怨恨着“雨,这该死的雨,怎么下起来没完没了的!”


早饭做好了,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不可避免的发生了第二次争吵,父亲再喊,母亲摔了碗,我把碗一放,冲出门去。


我的心里乱糟糟的,好像一锅水,杂乱无章地沸着。雨下得很大,我却故意没带雨披,任凭豆大的雨点砸在脸上,这么大的雨,却浇不透我心中的“那锅水”,雨顺着脸庞滑下,像是泪。


老天爷像是个要求没有得到满足的孩子,一直哭一直哭,哭得精疲力竭,哭得肝肠欲断。


在学校里,一整天我都坐在座位上,听着邻桌传来的笑声,忽然感觉,学校是比家更温暖的存在。


可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离放学越来越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糟。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起我的悲伤,但心中却免不了浮想联翩。父母以前从来没有过这么猛烈的争吵,“离婚”二字迟早会从一个人口中脱口而出,之后就是“离就离”和无休止的冷战,再之后……


放学了,我背起书包,背起满满的绝望,向外走去。天上已变为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都说雨天使人忧郁,那我的家庭,“争吵”都只是雨天的一场恶作剧吗?那辆破损的老车,在暴风雨的摧残下,还能安然无恙吗?


到家时,天已经黑了。我绝望地抬起头,向那个熟悉的窗口望去。我惊讶地发现,那扇窗的里面,正亮着温暖的橘黄色灯光!那满满橘黄色,像一双大手,轻轻地抚摸着我因恐惧和悲伤而皱缩的心房。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我笑了,朝着那个方向走去。那夜的雨,停了。那辆破损的老车,在暴风雨之后,又稳稳地向前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