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通讯(74期)》(老校区)聚焦全国卷——浅谈对中国古代小说的认识
创建时间:2016-12-30
所属分类: 教学教研

摘要:小说代表着叙事文学的最高形式,并之戏剧、散文、诗歌距于文学之林,唐传奇标志着中国古代小说的成熟。鲁迅先生说,中国古代小说“至唐代而一变”。 唐人有意识的小说创作使小说脱离子史而实现文体的独立,唐传奇取材广泛,虚实相生,结构新变,叙述婉转,文辞华绝,是中国小说林中别具匠心和风韵的艺术奇葩。《莺莺传》、《柳毅传》等一些久负盛名之作便代表了唐传奇较高的艺术成就和地位,彰显了其对中国古代小说的贡献,至今仍为百姓传讲,学者深究。

关键词:唐传奇;源起;发展; 代表作

小说是叙事文学的最高形式,每个民族有每个民族的文学发展道路,也有个民族的小说观念。在20世纪前期,中国古代小说一直被视为文学艺术领域的偏支末流而难登大雅之堂。西学东渐以来,一批深受西学思想影响的学者梁启超、王国维等,介入小说研究领域。一直处于文学界研究边缘的中国古代小说从此“登堂入室”,进入一轮研究热潮。

一、中国古代小说源起和唐传奇

中国古代小说历经了一个漫长曲折的发展过程,现代我们对小说的理解较之古代小说的内涵有着古今之别、东西之辨。现在汉语词典中对“小说”一词的解释为,“一种叙事性的文学体裁,通过人物的塑造和情节、环境的描述来概括地表现社会生活的矛盾”。而中国古代“小说”一词最早见于《庄子•外物》篇,“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意思是说它是不合于讲宇宙人生社会等大道理的。尽管此处小说一词仅释为琐屑的小言论、小道理,但它在中国文学上仍占有重要的地位。

在先秦两汉时期,神话、寓言、史传,虽然还未完全具备小说的要素,但却是小说发展的渊源,尤其是史传被视为叙事文学源头,中国古代小说的发展深受史学的影响。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了诸如《世说新语》、《搜神记》等志人志怪小说,专注于描写鬼神灵异、奇人逸事的题材。唐传奇便承于这种志人志怪小说,并在此基础上有了较为不一样的发展。所以现在二者之间各具风格特点,唐传奇是有思想倾向和艺术构思的,其内容也有志怪鬼神世界的“怪”转到人间的“奇”。虽然中间仍有鬼神怪异,但却着眼于人间现实。但唐传奇中不经意间出现的神鬼怪异之事,如《离魂记》中的离魂,《柳毅传》中的龙宫和升仙等等,仍可见南北朝小说的痕迹。

其实小说这种文体的出现有其必然性,当社会历史背景条件成熟时,便应运而生。唐传奇便是中国古代小说发展至唐的必然。唐朝有著名的“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政治开明,给小说创作提供了开放的文学环境;经济发展,城市繁荣,民风开化,市民阶层的发展成为重要的阅读群和选材来源;生活相对稳定安逸,小说作品广为流传,文人才子们有将生活的喜悲或某些寄托化为文学创作的意趣。另外,从先秦两汉到魏晋南北朝时各类小说作品的发展,艺术积淀充足,小说由民间创作发展至文人创作,从无意识的发展至有意识的创作,至唐朝时到了小说的成熟时期,唐传奇为此代表、印证。

二、唐传奇与古代小说的发展

唐时是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的第一个高潮时期,唐传奇是中国古代小说的一个转折与代表。中国古代小说从先秦时期的神话、寓言、史传,魏晋南北朝的志人志怪小说,到唐时传奇小说,再到宋元的话本、明清的章回体小说,都是迎一定的历史条件,寻一定的规律发展的。其由民间创作渐向文人创作,取材逐渐贴近生活并加以虚构修饰成分,语言也由较难懂的文言文发展到出现一定的白话文小说。

小说是一种具有浓重商业色彩的文学文体,古代小说的发展要受到读者与商业传播的影响,也就是今天的市场选择。中国古代小说面对的主要是市民阶层,鲜有社会上层的人士会特别关注小说。因此,小说逐渐简单易懂,便于百姓传阅;取材多选自百姓的生活,并加以小市民敬畏的神仙鬼怪以及对生活的幻想,形成了以上的发展规律。唐朝时,小说成为有意识的文学创作,基本完备了其作为小说文体的艺术因素,唐传奇中有许多文人佳作如白行简的《李娃传》、元稹的《莺莺传》等,流传至今成为研究中国古代小说的重要题材。另外,中国古代小说在唐时以叙述婉约、文辞华绝著称,文言文小说在此时发展至成熟,同时唐朝又出现了简单易懂的白话文小说。还有重要的一方面,相较于六朝时的志人志怪小说唐传奇开始贴近百姓生活,取材真实并加以一定的虚构、修饰意识,表现人们对于生活的幻想与憧憬。以上来说,唐传奇堪称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的一个关键时期。

同时,唐传奇是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的一个标志时期。有学者总结过中国古代小说有以下四个特点:第一,注意人物行动、语言、细节的描写,例如《莺莺传》中对红娘这一形象的成功塑造,便是通过对其动作、语言的细节描写活化出了一个娇俏伶俐的丫鬟形象;第二,在矛盾冲突中突出展示人物的形象,同样是《莺莺传》中的崔莺莺便是这种特点最为突出,例如在见到张生写的情词后她回信写到,“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然而见到张生后却义正言辞地说,“兄之恩,活我之家,厚矣,是以慈母以弱子幼女见托。奈何因不令之婢,致淫逸之词”?文中即以此种矛盾的手法刻画了一位深受礼教影响而内心又渴望爱情的闺阁小姐形象;第三,情节曲折、故事完整,关于这一点,《柳毅传》中关于柳毅与龙女的爱情可谓一波三折,故事结构新变,加之对故事情境描写的细化,事故内容更加丰满完整;第四,语言准确简练、生动流畅、富于个性,如《枕中记》全文共不过千余字,却以极尽精炼的手法写尽了人生的得失荣辱,《柳毅传》中一段描写柳毅、龙女婚后生活的文字细腻优美,彰显了唐传奇的语言文字魅力。所以,唐传奇的特点便是中国古代小说特点的体现,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古代小说的文学艺术水平,唐朝是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的一个标志性时期。

三、 代表作《柳毅传》与《莺莺传》

可以说《柳毅传》和《莺莺传》是唐传奇中最负盛名的两部小说。从古至今,为读者广为传阅,为文学工作者广为研究。

《柳毅传》描写的是侠士柳毅路遇遭丈夫薄情、公婆虐待的龙女,便仗义地代其传书,经过一系列的故事最终结为神仙眷侣的浪漫故事。这个故事中表现了多个主题,赋予了主人公许多优良的品质品行,但最突出的仍是“侠义”和“爱情”这两个唐传奇的主题。故事塑造了男主人公柳毅刚正、侠义的形象,而对女主人公龙女也表现出了其聪慧、温柔多情的形象,情节曲折,细节描写细致、丰富,故事结构新变,内容完整。故事中对龙宫赠宝答谢柳毅而使其致富的描写,表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也暗含着求富、入仕的积极的人生态度,这与唐朝的整体社会风气是一致的,也可以说是社会生活状态在文学领域的反应。对龙宫的描写,对柳毅最后升仙的结局设定,表现了唐代对先导之术和长生不老的追求,而龙女的爱情则反映了当时开化的社会风气。

《莺莺传》讲述的是一个闺秀小姐崔莺莺同书生张生的爱情悲剧。其实仔细分析之后,《莺莺传》想表述的并不是一个才子佳人的很完美的爱情故事,它的主人公是有缺陷的,具有其悲剧必然性。崔莺莺深受封建礼教思想的影响,在束缚中又有着对自由爱情的渴望,在情感与理智的矛盾中纠结挣扎,张生的出现对其产生了一种推动力,这一方面表现了唐朝开化的民风,一些文人对于礼教的束缚已有不满而求挣脱的意图。另一方面张生虽然可以对莺莺一见钟情,但骨子里受到封建礼教思想的影响比莺莺更甚,且具有性格软弱性,注定是负心人而非良人。因此说《莺莺传》具有悲剧的必然性。《莺莺传》中塑造的人物形象极为生动、丰满,故事情节曲折、结构新变,故事结局出乎当时人们的想象,描述细腻、言辞华绝,在传奇小说中具有极高的艺术地位和研究价值。

四、 结语

宋人洪迈说,“唐三百年,文章鼎盛。独诗律与小说,绝代称奇”。确实如此,唐朝时开始有意识的小说创作,唐朝时小说具备了完备的小说艺术因素,唐朝时小说发展至成熟,唐朝时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的第一个高潮时期。在当今社会,我们面临着信息社会和西方的文化入侵,研究中国古代文学对于弘扬民族文化、民族意识是十分必要的。在中国古代文学中,小说是不容忽视的,而中国古代小说中,唐传奇的艺术成就是值得我们认真研习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教学教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