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缄在时光里的爱
创建时间:2014-06-23
所属分类: 校刊选读

封缄在时光里的爱


高二·40班 翟思雨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着一份对爱的虔信和执著。这执著是蓝色的,如同蔚蓝天空,静谧深远;这执著是红色的,如同跃动之火,炽热深沉。但无论静谧还是深沉,它都旁若无人的安于一隅,遗世而美好,似一块久经岁月风尘的琥珀,封缄在时光的永远里。


爱是亲情。亲情是孟郊笔下“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依恋,是朱自清眼中分外笨拙却包含着爱的身影,是傅雷对傅聪的耳提面命,是苏轼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岁月的长河悠悠,亲情却如同河蚌手中丰硕的珍珠,愈发光亮,永不退色。古稀之年的老莱子彩衣娱亲,承欢膝下;坚毅决绝的花木兰及笄之年替父从军;不计前嫌的王祥尽善尽孝,卧冰求鲤。正如春雨沾湿了摇曳的花朵,亲情带着饱满的花香和泥土的芬芳,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沧海桑田,亲情的长线永远系着牵挂的风筝,穿过千里山河,跨过波澜壮阔,高高飘飞在爱的苍穹。


爱是爱情。如同与一场盛世里最美好的风景,爱情便是在这场风景里哭的酣畅淋漓,笑的盎然恣意。弥留之际的杰克用冰冷的双手托起无悔的真爱,哪怕沉入深海,他也毫不畏惧,因为相爱之处,永无黑夜;兰芝仲卿那如蒲苇磐石般柔韧坚硬的爱,上演了“自挂东南枝”的绝世凄美,唱出了爱情的忠贞烈歌;沈从文对张兆和一见倾心,思念成狂,便吟出了“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却装点了别人的梦。”那种细腻宛转使张兆和为之动容,最终与其结成伉俪,相濡以沫。最纯粹的人生,人们选择了最纯粹的爱。纯粹如岂在朝朝暮暮的坚守,纯粹如思君令人老的执著,纯粹如一阵翦翦风,柔韧绵长,关山万里,披荆斩棘,终不负全心全意爱一场。


爱是乡情。记忆里故土的样子,是羁旅、愁思、皎洁的明月、展翅的鸿雁拼凑成不完整版图,但更是回忆雕刻出的一片时光,里面盛着美丽如画的四季:漫山遍野的花,把芬芳和鲜艳揉进风里,吹出一个盎然的春;日夜聒噪的蝉和蛐蛐,拉着各自的琴,不厌其烦,把悦耳奏进雨里,唱出一个热烈的夏;打翻了颜料的画家手忙脚乱的擦拭着狼藉,擦出了橘黄的柿子,擦皱了枣树的皮,擦掉了叶子的翠绿,却在不经意间擦出了一片橙黄橘绿;须发花白的老者用梳子梳着长长的头发,飘落下来的发丝牵着胡须,盖住了青山绿水,盖住了溪流果园,盖出了安详静谧,盖出了白雪皑皑。“哐切哐切”的车声像一个蹑手蹑脚的贼,偷走了故乡的路,偷走了故乡的土,偷走了故乡的风和树,却不知道故乡还有一个价值连城的围巾,他用围巾围住了游子和自己,暖了游子的心,盖住了贼的眼睛,藏住了爱的样子。


爱,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爱是从别后君逢,几回魂梦与君同;爱是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长安落尽风雪,屋檐留住霜降。一弯冷月怠慢时光,惟有爱,此生不变。


上一页:秋意缠绵
下一页:简单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