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承诺
创建时间:2014-06-23
所属分类: 校刊选读

爱的承诺


2012级30班  吴瑶


车上,沉默,彼此。


我的眼前突然浮现了一层水雾,“妈,如果我跟了爸爸生活,会不会早就下地干活儿去了?”母亲沉默不语,似乎在责怪我的胡思乱想。“会不会早就去镇上打工挣钱了?”我开始哽咽。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在5岁那个岔路口上,两条路便是两个不同的人生。那时,母亲带着我离开了那个生活了五年的家,过上了艰苦的生活。这次,她将我送入城里,为了让我走出农村和天地,走向城市和新生活。


原以为母亲会冷漠地否定,她不想听到有关父亲的任何话题。我望着车外闪烁的霓虹灯,与梦中的情景一模一样,我们进城了。沉默了一路的母亲,突然抚着我的头,说:“傻瓜,妈不要谁也要你。”我笑了,母亲也笑了,金色的灯光映在两双泪眼上,谁也不能读懂这含泪的微笑和这含笑的眼泪。


母亲说,微笑并且流泪的日子永远属于青春的时光,不要拒绝含泪的微笑,也不要拒绝含笑的眼泪,微笑着流泪的花朵在青春的季节里永远不会凋谢!那次,我写下:“奋斗!为母亲的承诺。”


月下,沉默,彼此。


“不要让弟弟成为第二个我。”我抬头恳求。眼前这个男子,我曾经痛恨过他,曾经感激过他,我叫他爸爸。这个与我毫无血缘关系的男人,陪我和母亲走过了十几年的岁月。他曾给我一个快乐幸福却又矛盾重生的家。今天,他却亲口告诉我,他不再是我的父亲。这几日他于母亲不停地争吵,似乎生活已经走到了尽头。我跑出了家,在湖边游荡。任晚秋的风把自己吹得瑟瑟发抖,四肢冰冷。我呆呆地望着湖里漂浮的落叶,它们就像我,无助地漂泊游荡在生命之河。


急切的呼喊声越来越近,他找到了我。松了口气,他擦去我脸上的泪珠,搓着我冻得僵硬的手,沉默不语。这些年,享受着本不属于我的父爱,想到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不禁有些伤感,也变得有些贪婪。


“爸,不要让弟弟成为第二个我,好吗?”这种与亲人分离的痛苦,我不想让弟弟像我一样承受,他还小。他依旧沉默,只顾搓着我的手,似乎怕寒风把我吞没。良久。“行,爸答应你,给你们一个完整的家。”月光下的他多了一分沧桑,父爱却让我看到了他头顶的光环。我们笑了。我对自己说:“奋斗!为了父亲的承诺。”


看着匆匆变老的父母,我时刻牢记着自己的承诺:奋斗!为了我爱的你们和你们爱的我!


下一页:茉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