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校区高一年级升旗仪式——母亲节
创建时间:2019-05-20
所属分类: 国旗下讲话

母亲节到来,你是否给自己的妈妈一个问候?或者一个大大的拥抱?年少的我们总是在母亲的付出中选择了坦然,在母亲的凝望里选择了羞涩,在母亲的关怀时选择了倔强。

执拗的青春中,我们时常不善于表达对妈妈的感激。尽管每一个妈妈都不求回报,还是让我们认真的对她说:妈妈,我爱你。

 

附母亲节升旗仪式演讲稿:

《浓情五月天,感恩母亲节》

母亲,一个多么朴实无华却又饱含深情的称呼,一个多么简单明了却又意味深长的字眼。母亲,柔如江南的水声,坚如千年的寒玉,举目仰望,你如皓皓明月,俯首低视,你如莽莽大地。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唐代诗人孟郊的一首传诵古今的《游子吟》道出了人世间最诚挚、最深切、最令人动容的母子情怀。 母亲,善良而伟大;母爱,细腻而温暖。从我们发出第一声啼哭,母亲便承受了人世间最揪心的痛楚,并赋予了我们生存的权力;从我们最初牙牙学语的时候,母亲便教给我们做人的道理,抚育我们成长;从我们迈入学堂的时候,母亲给予的是无尽的关怀与爱护;当我们走向社会的时候,母亲给了我们最真挚的思念;当我们受伤,跌倒的时候,母亲依旧是我们坚强的后盾,依旧为我们遮风挡雨,不离不弃。

5·12汶川大地震时的一篇报道曾湿了多少人的眼眶,有一位母亲,救援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去了,透过那一堆废墟的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地支撑着身体,有些像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的变形了,看上去有些怪异。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又冲着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而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往回跑,边跑变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的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了几下高声的喊“有人,有个孩子,还活着”。 经过一番努力,人们小心的把挡着她的废墟清理开,在她的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着,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的睡着,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

随行的医生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包裹孩子的被子里,医生下意识的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这就是母亲,这就是母爱,向死而生,向美而去,在这样无私的爱面前,文字总是显得那么无力。

老舍曾说,我的真正的教师,把“软而硬”的性格传给我的,是我的母亲;丰子恺记忆中,没有一个妇人及的上母亲的可爱;胡适的母亲是慈母兼严父,也是他的恩师;朱德眼中,母亲是勤劳简朴、宽厚仁慈的;史铁生的母亲是隐忍宽容,倔强坚韧的;季羡林晚年说,自己一生永久的悔,就是不该离开故乡,离开母亲……每一位母亲是如此相似,又是如此不同。

在我们眼中,母亲一个忙碌的背影,一杯温热的牛奶,一个削好的苹果,一句考砸后的安慰,一句贪玩时的唠叨,皆是温暖。母亲也并非生来就是母亲,也同我们一起长大,只不过在成长这条路上,他们付出的更多,做得比我们更好。

“百善孝为先”耳熟能详,“感恩”二字铭记于心。在这浓情的五月里,让我们感恩母亲那样呕心沥血的付出,祝福天下的母亲健康美丽,幸福安康。

20190719163133871.jpg

20190719163133943.jpg

20190719163133407.jpg